曾备受舆论关注的甘肃张家川“初中生发帖被拘”事件,在即将归于平静之际再起波澜:日前,正在上早自习的“鼠标少年”杨某被校领导告知,他被退学了。面对家长询问,校方的理由是“学校受到各级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,不能让杨某继续在该校就读”。(11月18日《新京报》)

当初警方拘留这个孩子的时候,学校和教育部门没有说话;如今,孩子被释放了,继续走向寻找公正的路上,学校和教育部门不说话也算了,竟然野蛮地将学生驱逐出课堂。令人不禁质疑:如此教育,是否匹配文明,如何承载未来?

学校声称,让孩子退学,是因为无法承受各级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。可是,让孩子平等享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,是法定的,学校应该无条件保障呀。如今,这种无条件的权利保障堡垒,被“各级压力”给轻松瓦解了。这起退学风波,制造的是法治的颜面扫地,以及权利的支离破碎。

学校既然提到迫于“各级部门”压力,那么是否可以理解成,让学生退学不过是为了屈从权力而制造的权利献祭。不顾学生权利,只在乎“各级部门”,行政化思维的作用下,让“鼠标少年”退学的学校,已然不再是纯粹的教育机构,而是成为权力机器上的零件。